以房养老的政策善意与现实困境
2013-09-15 18:32:42
  • 0
  • 7
  • 139
  • 0

以房养老的政策善意与现实困境


中国社会并非发达到欧美国家程度,公众享有的社会福利,也就远不能与人家相比,当然,这种现象的普遍意义,并不排斥率先富裕起来的那部分人当下生活的有滋有味以至于奢华无度。但富起来的毕竟是少数人,绝大多数人,还在为上学愁,看病愁,住房愁。上学尚且好些解决,大不了不上;而看病,则要在人生的最后三个月内花完一辈子的积蓄,甚而欠下大笔的债务;住房则更是厉害,不仅要花掉自己以及父母的全部积蓄,而且还要透支后半辈子才能混得上一套房,等到终于安居可以乐业了,又轮到老而将退。据说,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近两个亿,到2025年,这个数字又会突破3亿,于是,有专家建议在政府不堪养老支出的情况下,让老年人退休后去做园丁洗衣服,可能是这建议过于不靠谱,紧接着便又出现了以房养老的新手段。

以房养老作为一种新型养老方式,之所以引发社会的普遍关注,大概是因为这政策一来将改变人们关于老了怎么活的观念秩序,二来关乎到人们关于养老靠谁的路径选择,此等维系命运的人生大事,不能不加以高度的重视。所谓以房养老,据媒体的解读,是指老人把已经付清贷款的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金融机构通过数据统计和精算,综合考虑房主的年龄、预期寿命、房产若干年后的价值等因素,定期发放给房主一定数额养老金,房主去世后,房产归金融机构所有的养老政策。这种政策,不同于传统的养儿防老,有别于保险的社会养老,作为一种新型的制度尝试,或存有解决民生问题促进社会福利的善良意愿和良好初衷。

中国提前进入老龄社会,需要社会提供养老服务的老年人人数呈井喷式增长,但中国实行的养老保险制度存有不小的养老金缺口,致使该制度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养老需要,迫使养老政策不得不进行大胆尝试和有效探索。有了问题想方设法加以解决,当然是正路,但为何会造成这样的问题,原因是什么,又必须要正视,要交代,否则便难以服众。遥想当初,为了刺激引导公众实行计划生育,政府以“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扩大宣传效果,之后又改为“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又以后更为“养老不能靠政府”,政策变更如此频繁,或许存有不得而知的理由,但这种损害公众群体利益的政策变更,显然透支了政策的公信,以至于面对当前以房养老这样新的养老政策,人们有理由产生条件反射般的怀疑来。

以房养老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意儿,在外国有,在中国也有,不同的是,外国的实践如火如荼,中国的实践过眼云烟。在欧美国家,房子普遍地作为商品,而非投资,但在中国,房子对于穷人而言是必须购置以安放生活的商品,但在富人看来又是投入有限回报无穷的投资,如此政策环境,决定了一部分人必定房产无数,一部分人必定一房难求。既然无房,又谈何以房养老?国外相对完善的养老制度,以及房子必须承受的房产税、遗产税等税收负担,使得以房养老较为容易实现。当前社会的现实,显然与国外还有不小的差距,这让以房养老从制度政策走向社会实践,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国内个别城市以房养老政策实行的失败,或能证明这一点。

以房养老的政策,既可盘活属于老人所有的不动产,又能缓解社会养老困境,不失为穷途末路灵光一现的大智慧。但房子对于普通中国人的意义,不是位居庙堂之高的智囊们所能感知的。没有房子的人生是漂泊状,没有房子的生活无安全感,当安守“攒了一辈子钱临死终于住上了房子”传统的中国老人,信奉了美国老太“住了一辈子房子临死终于还清房贷”的美丽谎言,并不惜几代人的心血购置了房子,到头来竟然还要靠房子的担保来安享晚年,实在是一种吃肉不吐骨头的疯狂剥削。

之所以这样说,窃以为,中国的普通人,生活的已经够艰辛,同样的工作,他们不在乎收入比欧美国家低,同样的商品,他们不在乎价格比欧美国家高,就算上学、看病和住房,他们也没有丝毫怨言,除了让自己的肩旁扛起更多的重量。还记得中国农村老太被免费施行手术治疗白内障,她纱布一摘,感谢国家,感谢政府,谁又能拷问,一个辛苦了一辈子的中国老人,竟然穷的连一个白内障手术都做不起,这该怨谁?国家发达了,应当让国民享受发展的成果,而不是一味地让其为发展付出代价,以至于人之将死还要将仅有的房子抵给人家,整个是赤条而来赤裸而去,这断不是一向标榜为优越的社会该有的民生景致。【我的天涯博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